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瀕死之吻:上市公司與破產重整
作者:    發布于:2016-05-03 11:12:54    文字:【】【】【
摘要:瀕死之吻:上市公司與破產重整

瀕死之吻:上市公司與破產重整

原標題:上市公司企業重整概述

在我國的第一部破產法“試行”了20年之后,備受社會關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以下簡稱:新《破產法》)經過12年的起草和審議后,終于破繭而出,于200761日開始施行。相對舊破產法律制度,新法的化蛹成蝶創造了制度的諸多創新,其最大亮點莫過于企業重整制度的創建。

 

企業重整制度可以概括為對陷入債務困境的企業經其利害關系人申請,在法院的主導下利用破產法所規定的救濟措施使其在清償債務的同時重新獲得經營能力的制度。此項制度的設立,被譽為我國破產立法目標、破產法律觀念、破產法律功能上的一次革命,使我國破產法不僅是一部市場退出法、死亡法和淘汰法,更是一部企業更生法、恢復生機法和拯救法 ,因而對我國破產立法的完善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也早有專家預言:重整制度可以說是中國新破產法最重要的一個制度引進。重整制度的這種重要性現在大家還不一定能意識到,我相信,隨著破產法施行的深入,它會愈加彰顯的

 

一年多以來的司法實踐確實表明,上述評價絕非謬贊。自新《破產法》實施伊始,眾多國內陷入困境的大型企業,尤其是因連續虧損而面臨退市風險的上市公司紛紛選擇了企業重整這條途徑作為拯救企業的不二法門。截至目前,已經完成或正在進行破產重整的上市公司共有15家,其中,S*ST北亞、*ST長嶺、S*ST星美、*ST華源、*ST九發、S*ST鑫安、*ST蘭寶、*ST寶碩的破產重整計劃均已獲法院批準,進入了實施階段;*ST帝賢B*ST北生已被法院裁定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但尚未披露破產重整計劃;S*ST海納、ST滄化的破產重整計劃已基本執行完成,但是后續的資產重組尚未完畢;本所律師擔任法律顧問的ST天頤及ST華龍皆已完成了重整并已獲批恢復了股票交易,S*ST天發的重整計劃也已執行完畢,其恢復上市的申請正由深圳交易所進行審核。

 

上市公司重整潮真實反映了現實經濟生活對企業重整制度的迫切需求,而諸多重整成功的案例也在實務中印證了破產法所理應具有的實現社會資源優化配置,進而提高社會生產力的強大功效。

 

適應市場的一種必然司法康復措施

——重整制度的發展過程及國內挽救上市公司的實踐歷程回顧

 

從歷史上考察破產重整制度乃萌生于1920世紀之交,并在20世紀30年代得到長足的發展。受經濟效應和制度認同的影響,破產法由早期僅側重于對債權人公平清償的單一作用逐步衍生出了對社會經濟主體進行優勝劣汰以及對社會資源進行科學分配等重要功能,即出現了以破產和解及破產重整為代表的預防破產及挽救陷入困境中的企業的內容,并得以最早明確規定在1978年美國破產法第11章中。

 

我國雖在1986年即已出臺《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試行)》(以下簡稱:《破產法(試行)》),且在其中設立了和解整頓一章,但在其后的二十余年司法實踐中,破產預防及企業挽救的法律觀念并未得以貫徹,并且由于特定的經濟環境及國家政策的影響,《破產法(試行)》只簡單扮演了陷入困境的國有企業破產清算工具的角色,尤其是在地方利益的驅動與干預下,《破產法(試行)》甚至一度淪為了地方企業逃費國家金融機構債權的工具。“假破產、真逃債”幾成一句流行語。破產法也在人們的心目中深深地烙上了惡法的印記。現代破產法所應具有的預防破產、優化社會資源的功效基本沒有得到體現。盡管在個別案例中專家們利用先進破產制度與前沿觀念進行企業拯救的嘗試偶爾也取得成效,破產保護卻始終未作為一種正式制度在廣度和深度上得以推行。和解制度程序使命上的固有障礙及整頓的行政干預色彩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明晰化和尖銳化,與整體化、社會化、規模化的現代經濟新的要求一起成為了本質上更優越、更富生命力的制度創新的直接動因,在先驅們成功實踐經驗的啟迪下,破產重整制度終于應運而生,至此,破產企業尤其是瀕危上市公司才真正迎來了東山再起的春天。

 

回顧我國上市公司的拯救工作,大致可以總結為以如下三個案例為代表的不同歷史階段:

 

第一階段,鄭百文重組,實務操作領先法律制度的嘗試。

 

鄭州百文股份有限公司(證券代碼600898,以下簡稱:鄭百文)系我國最早上市的商業企業之一,其在上市之初也曾創造過輝煌的經營業績,但由于管理及體制方面的原因,至2000年其已經嚴重資不抵債,負債總額高達23億元,有效資產僅約為5億元。2000年初,持有其債權達20億元的最大債權人信達資產管理公司向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其破產還債,但鄭州中院以材料不全為由未予受理,關閉了經過司法程序拯救鄭百文的大門。后在證券監管部門及證券交易所的支持配合下,鄭百文依照專業中介服務機構所設計的方案開始了自我重組活動。該方案的核心內容為:最大債權人信達資產管理公司向重組方山東三聯集團以3億元的價格轉讓約15億的債權;三聯集團豁免鄭百文該等債務并向鄭百文另行注入約4億元的優質資產,以使其符合產生盈利及每股凈資產達到1元以上的恢復上市的硬性標準;做為對價,所有鄭百文的原有股東無償將其持有的50%的股份過戶給重組方山東三聯集團。經過三年左右的努力,上述重組方案基本得以實現。20037月,上海證券交易所審核同意了鄭百文的恢復上市申請,鄭百文成功獲得了再生。

 

鄭百文的重組在我國的上市公司拯救史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其積極的探索意義已超越了重組,鄭百文重組方案中綜合運用了債務豁免、資產剝離、資產注入、股權讓渡等資本運作手段,是對企業重整法律制度的經典運用。遺憾的是當時我國還處在《破產法(試行)》階段,當時法律框架內作為破產預防的和解整頓制度無法涵蓋以上內容,人民法院出于各種考慮拒絕立案也情有可原。因此,有學者將鄭百文的重組總結為“政府大力推動和法院不作為的共同結果 ”,可將其歸類為美國破產中所規定的“法院外整理”。由于無司法程序的保障,以上重組方案只能以合同及股東會決議等方式來執行,實現過程充滿了艱辛及爭議,例如盡管絕大多數股東贊同讓渡50%的股份以換來多方共贏的重組方案,但極少數持反對意見的股東還是成為了此次重組中的唯一的不和諧音符,并一度引起了證券界、法律界和媒體廣泛參與關于其合法性的的激烈爭論。因此鄭百文模式不可能作為了一個依法可行的模式來進行推廣。盡管如此,鄭百文的成功挽救仍極大觸動了國內眾多法律專家的神經,紛紛開始撰文論述建立我國企業重整制度的重要性。因此作為實務操作領先法律制度的鄭百文案,對我國企業重整制度的建立產生了極大的催生作用,功不可沒。

 

第二階段,圣方科技破產和解,充滿艱險的華山之路。

 

由于鄭百文模式沒有固定的司法程序作為保障,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而無法仿效,國內中介服務機構無奈之下開始探索利用《破產法(試行)》中的和解整頓制度來對上市公司進行庭內債務和解的重組工作。這其中成功的案例有吉林紙業破產和解案與圣方科技破產和解案等。

 

圣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證券代碼000620,以下簡稱:圣方科技)前身為牡丹江石油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曾經是牡丹江市的納稅大戶,后因在重組過程遭遇經濟詐騙而陷入經營困境。至2006年公司的實際債務高達8.57億元,有效資產約為1.2億元,已經嚴重資不抵債。

 

為挽救圣方科技,牡丹江市政府聘請了北京市德恒律師事務所擔當圣方科技的重組專項法律顧問。北京市德恒律師事務所為圣方科技設計了利用破產和解化解債務,再行進行圣方科技重組的方案。2006年初,牡丹江市的三個債權人向牡丹江中級人法院提出圣方科技破產還債的申請。2006317日,最高人民法院責成牡丹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圣方科技破產一案。進入破產程序后,以北京市德恒律師事務所多名律師為核心的企業監管組認真審核了債權,提出了以出售煉油廠的1.2億元現金支付債權人20%的債權,其余80%的債務轉移到牡丹江市政府成立的森森林業公司的和解方案。經過努力爭取和積極溝通,該方案贏得了371戶債權人的理解和支持。2006630日,圣方科技債權人會議以98%的贊成票比例通過了和解方案,破產程序宣告終止。這樣,圣方科技公司成為零資產、零負債的凈殼,為戰略投資者注入新的資產、實現上市公司的保殼重生創造了基礎條件。

 

圣方科技破產和解操作過程中,最大的難點在于和解方案能否在債權人會議中得以通過。和解制度的一大特點是當事人意思自治,司法機構不能以任何方式加以干涉。如果和解方案在債權人會議中不能獲得債權人數的一半以上、代表債權金額的三分之二以上的贊成通過,和解方案將無法生效,圣方科技將最終走向破產清算。因此,在圣方科技破產立案后至債權人會議召開的三個多月時間內,重組工作人員的最主要工作即為與債權人逐個進行溝通談判,牡丹江市政府還專門成立了承擔剩余債務的森森林業公司來承接剩余債務,才最終取得了絕大多數債權人的支持。

 

第三階段,天頤科技企業重整,法律制度引導下的多方共贏。

 

天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證券代碼600703,以下簡稱:天頤科技)原隸屬湖北天發集團,因受整個集團資金鏈斷裂的影響而陷入困境。至2006年底天頤科技負債總額約8億元,有效資產不足1億元。因天頤科技經營活動早已停頓,至20074月因連續三年虧損而被上海證券交易所責令暫停上市。

 

為化解整個天發集團的危機,依照湖北省人民政府的要求,荊州市人民政府成立了以市核心領導擔綱的天發風險處置領導小組,并聘請了北京市德恒律師事務擔任專項法律顧問,明確提出了確保集團下屬的二家上市公司不退市的首要目標。

 

考慮到天頤科技債務沉重,不化解巨額債務便無法引進重組方進行有效重組的現狀,結合200761日新《破產法》中的企業重整制度即將實行的有利條件,北京市德恒律師事務所為天頤科技設計了以破產重整為核心的重組方案。20077月,荊州市商業銀行依法向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了對天頤科技進行司法重整的申請。在獲得湖北省人民政府、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及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批復后,2007813日,荊州中院依法裁定受理了天頤科技重整。立案后,荊州中院指定由荊州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北京市德恒律師事務所等單位組成天頤科技清算組,并由清算組擔任上市公司重整的管理人。自2007816日至917日,管理人主持了天頤科技的債權申報工作,進一步核實了上市公司的負債狀況,同時聘請會計事務所對天頤科技進行審計和評估,得出了公司準確的資產價值,并在此基礎上制定了天頤科技公平償債的重整計劃。2007918日,荊州中院主持召開了天頤科技第一次債權人會議。會上管理人提交了天頤科技重整計劃草案。2007109日,管理人召開了天頤科技第二次債權人會議。會議分為職工債權組、稅收債權組、普通債權人組、擔保債權人組、出資人組五組,并對重整計劃草案進行了分組表決。其中職工債權組、稅收債權組、出資人組通過和重整計劃,但普通債權人組、擔保債權人組因為部分銀行債權人以無權豁免債務為由投了反對票或棄權票而致使重整方案未能達到法定的債權金額比例而未獲通過。

 

根據新《破產法》的規定,在符合法定條件的前提下,人民法院綜合各種社會利益的均衡保護,在債權人利益已經得到公平保護的前提下,可以在部分表決組未通過重整計劃的情況下依法裁定批準重整計劃。鑒于天頤科技的重整計劃的公平性及其重組再生對荊州市及湖北省的重要經濟作用和社會作用,管理人向荊州中院申請批準該重整計劃草案的執行。荊州中院于20071011日作出〔2007〕鄂荊中民破字第14-5號民事裁定書,裁定批準了天頤科技重整計劃。

 

重整計劃得到批準后,依該計劃天頤科技重組方福建三安電子集團依法受讓了原天發集團持有的天頤科技的控股股權,并向上市公司捐贈了3300萬元用以提高債權人清償比例,又通過定向增發的方式將其所有的優質高科技光電子產業資產裝入了天頤科技,保證了天頤科技的持續經營及盈利能力;另一重組方海南椰島股份有限公司承接了天頤科技原主業資產并承諾繼續做強做大,并以每股1元的價格收購了公司原小額非流通股東的600萬股份;稅收債權人依法在湖北省人民政府可以減免的范圍減免了部分稅收債權;天頤科技的原全部資產以公開拍賣的方式處置所得約為1億元;職工得以全員安置;抵押債權人的抵押權迅速實現;普通債權人也獲得了遠高于破產清算的11%的債權清償。

 

200878,經上海證券交易所批準,天頤科技公司股票恢復了上市交易。至此,天頤科技成為新《破產法》實施后首例利用企業重整制度化解債務進而達到資產重組、恢復企業持續經營能力并恢復股票交易的上市公司。

 

縱觀天頤科技的重整過程,作為主導方的荊州市政府成功地將一個瀕于死亡的上市公司救活并引進了更有實力的戰略投資者,為地方經濟的發展帶來了新的增長點;作為重組方的三安集團不僅通過將其優質資產注入上市公司為自己搭建了一個更高的發展平臺,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也將為其帶來巨大的資本收益;作為債權人的各銀行迅捷而且以更高的比例獲得了清償;企業職工的安置費用全部得以解決并隨主業的恢復全部落實了就業;數萬名流通股股東更因公司重組成功復牌上市而獲得了巨大的投資收益。因此,天頤科技的企業重整,充分實現了公平公正、多方共贏的的最佳目標,充分展示了企業重整法律制度的優越性,為其后正在進行的多家上市公司的重整工作創造了一個優秀的典范。

 
 
腳注信息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5-2017 四川宏遠清算服務有限公司 蜀ICP備16013378號 網站管理
訪問統計
贵州11选5分布走势图